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::: 網站導覽 最新上線 熱門點閱 經濟部圖文懶人包 近期報導
經濟部能源局-LOGO 圖文懶人包
:::

國際油情進退依歸──原油探勘開發與其所面對之困境

2004/10/05 經濟部能源局 點閱人次: 324

字型:


▓撰文:廖惠珠

隨著國際原油的大量使用,目前世界各地之油源正日趨枯竭。尤其是便宜的、位於先進諸國之原油礦藏多數已被開採耗盡。雖然國際原油仍號稱可使用兩、三百年,但大多數的原油多屬油砂或深海油田等非傳統用油(non-conventional oil),致使其開採與煉製成本均相對提高許多。最近連一向頗負盛名的北海油田也漸現枯竭之象,而使英國由石油淨出口國逆轉為石油淨進口國。

目前先進諸國中較具石油淨出口能力者,僅剩挪威與加拿大。由附表可得知,未來已證實之原油蘊藏多集中於中東等落後地區,因此各國若欲維持原有之石油消費量,勢必前進其他落後國家,以確保石油資源之穩定供應。

<插入附表:世界各地已證實之原油蘊藏量>

非洲油藏是明日之星

目前全球的便宜油源除沙烏地、伊拉克、伊朗、俄羅斯與中亞等地區外,大概就屬非洲了。由於911事件後,美國對阿富汗與伊拉克採取報復活動,又將伊朗列為邪惡軸心國,禁止兩國正式之雙邊活動,使得回教國家頗為反彈,因此美國各大石油公司越來越難以在中東地區開發及探勘油源,因而非洲國家頓成美國進口大量原油的來源之一。

以美國的原油進口規劃而言,目前自非洲進口之原油大約佔美國總原油進口的12~15%;未來則擬在2015年前逐步調整至25%。目前無論是ExxonMobil或ChevronTexaco,均十分積極參與非洲油田之開發。

高居索賄比例第二的事業

然而,跨國際油田的探勘與開發,除需克服各種工程技術困難外,尚需面對各種法令與經濟活動之限制。各原油蘊藏國除收取各種權利金外,在法令上也有各種不同的要求。麻煩的是,除了檯面上合法的要求外,落後國家也常有許多檯面下的各種需求。許多不容於先進諸國之賄賂行為,在落後國家則成為唯一的當然途徑。Oil & Gas Journal曾披載一些能源開發事業所面對之各種貪污舞弊的行為,進而指出最盛行賄賂現象的業別首推營造業,其次則為能源事業。

提起賄賂,先進諸國無論是號稱政治清明的挪威、英國與美國,或是較具彈性之法國等諸多國家的石油業者均難以倖免。例如挪威的Statoil近年來便因被控訴賄賂伊朗官員,而官司纏身(註1);前法國國家石油公司Elf也曾因賄賂多個非洲石油國家而有37人被告(註2)。至於英美兩國有關石油產業在國際賄賂行為之取締亦層出不窮。其中最常被提及與批判的案例,莫過於聯合國准許伊拉克以油換糧之事件(註3),以及美國ExxonMobil被控訴支付高達美金7,800萬之賄賂款予哈薩克官員的訴訟案。

賄賂之行方為良策?

Journal of energy literature也曾著文分析各自然資源豐富的國家,所面對長年戰爭與各種貪污舞弊之困境,進而指出豐富的自然資源,很可能是上天的詛咒而非祝福。雖然貪污舞弊一般都為先進國家所鄙夷,且強力行文規範該現象,但為了爭取油源,許多國際知名石油大公司仍會利用各種灰色地帶,進行一些勉強可被接受之捐獻活動。

一般而言,落後產油國因民眾知識普遍貧乏,號稱人民保母之強人總統往往可隨意擷取許多資源。因此石油公司若可配合其意願,在瑞士開個總統或其親屬之私人戶頭,或在法國買個古堡並滿足強人總統眾多妻妾的高級消費需求(如代購名牌皮包),則在強人總統龍心大悅下,自然容易贏得標案,取得探勘開發權利。

當然,「上樑不正下樑歪」。位居高位者若帶頭貪污舞弊,其下之部屬也就更自然順手的收取各項不正當之賄賂款。由於上下官員都暗自收受賄賂款項,久而久之便養成習慣,也就見怪不怪,致使其他想參與開發油源之單位,若不進行送禮索賄自然也就不可能分到任何羹湯,因而形成惡性循環之現象,亦更加深國際原油探勘之困難性。

美國石油公司之苦

鑑於上述落後地區油氣事業開發賄賂現象之普及,國際各大石油公司基於便宜油源短缺之苦,也就抱著姑息的態度,將就各地之習俗,應付一番。唯近年來,歐洲與美國政府因反壟斷法之徹底施行,賄賂國外官員之行為即被視為不公平的競爭現象,因此迭有起訴石油公司賄賂行為之事件。

除了上述諸多實例外,Oil & Gas Journal也曾刊載某一美國石油公司因過度招待埃及官員而挨告。該公司除了支付埃及官員之考察費外,亦支付許多與考察沒有直接關聯性活動之費用。最近一期Weekly Petroleum Argus亦探討美國證券交易管制委員會(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;SEC)對各大石油公司有關國際投資之賄賂行為。SEC針對美國五大石油公司在非洲赤道幾內亞灣之石油探勘開發行為,提出費用上之質疑;在SEC提給美國國會之報告中,甚至指出ExxonMobil、Amerada Hess與Marathon等公司均可能已參與一些舞弊活動。

上述SEC所提出之質疑已使美國各大石油公司人人自危,並開始努力尋求財務更透明化之國家,不過恐怕成效有限;例如目前國際原油探勘最具透明化之澳洲,其油田多屬較小型,少有經濟開發價值之油田。在國際油價高漲之今日,面對來自世界各國原油探勘開發團隊之競標,看來美國石油公司在SEC的強力干預下,未來參與國際原油之探勘開發將倍加困難。

合乎情理的裨益規範

我國是個油氣十分短缺的國家,原油進口比例更近達100%。由於國際油價近期居高不下,今年8月20日紐約商品期貨市場所推出之9月份WTI(West Taxes Intermediate Crude,西德州中級原油)期貨價格,竟飆至每桶49.40美元之歷史天價。此超高價格雖然多少源自於期貨投機者之炒作,但卻也充分顯示國際便宜油源之不足。偏偏多數便宜油源又多集中於中東、中亞與西非、北非等政治動亂區。近年來,西非與北非諸國雖與美國日漸修好,但各國因政治不清明,索賄之事仍多有所聞。

目前,我國海外油氣探勘之執行工作仍由中油公司一肩挑起。鑑於上述所提及油氣資源國之貪污舞弊現象,想必我國油氣探勘人員若欲前往這些油氣資源豐富的國家,必然亦需承擔許多技術以外之各種政治、人情等壓力。如何善用法條之規範,解決相關油氣探勘人員的困擾,只怕需要我國法界之精英多所投入,提供合情合理之處理方式,俾以協助技術人員取得海外礦區之探勘權。(作者為淡江大學經濟系主任)

<附註>
註1:根據European Information Network,June 30,2004之報導,挪威的Statoil因賄賂伊朗官員以獲取油區開礦權而遭判刑,須繳納罰金2.4百萬歐元。
註2:根據Energy Intelligent Group, Mar 20, 2003之報導,法國法界知名之「Elf trial」在纏訟八年後,終於判決當初涉案之相關官員及民眾共計37人應負刑責。至於購併Elf之 TotalFina則在國家石油公司Elf前總裁離職後得以免責。
註3:根據The Economist, May 1, 2004之報導,由美國所主導之伊拉克臨時政府成員Ahmed Chalabi委任其英國財務顧問Claude Hankes-Drielsma指出聯合國以油換糧事件乃全球最大之醜聞。此事件涉及之賄賂金額高達670億美元,牽涉之人員多達52國、共計265人。

<圖說>
表1:世界各地已證實之原油蘊藏量


文章分類 焦點精選
活動快訊
能源FAQ
能源E觀點

網站選單 關於能源報導 全文搜尋 聯絡我們 友站連結 FB粉絲專頁 網站導覽 經濟部圖文懶人包